̄∨a1、

Lolo:

真的尽力了QAQ第一次套这么多块块结果一次都没准过。。。

本来是因为新买的夹心不好用想消耗一下QAQ


我爱你黄黄黄濑君!!!

Lolo:

这个瓶塞到瓶底4.5CM~

看着像标本瓶默默配白衬衣穿冒充文艺女青年。

【卷黑】命中注定9

白茔:

这段卡文了,主要是想不出梗,我本来在开脑洞,突然群聊的一句话击中了。
『已经习惯了蜂蜜的味道然后不得不吃糖精制品』
天啊…情何以堪。




就这么折腾了一晚上,纯黑直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地合上眼。早上快11点钟,随手扔在床头柜的手机突然嗡嗡嗡地震动起来。
靠。
纯黑抱着被子又滚了几下,才把手机摸过来,勉强睁开一条缝看着屏幕。
一个陌生的号码,肯定是卷毛这家伙。
果不其然,一按下接听键纯黑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纯黑我在你家楼下,你家几楼几号啊?”
“啊…什么?”
卷毛站在昨晚分别的地方张望着,语气忽然带了点笑,“你不会还没睡醒吧?”
纯黑确实还没怎么醒,嘴里嘟噜了几个卷毛没听懂的词,然后清了清嗓子,问:“几点了?”
“快十一点了啊你个白痴,快告诉我你家是哪间,我上去找你。”
纯黑在电话那头软软地答应了两声,“嗯~嗯,小伙子我告诉你啊,最左边这栋楼都是我家的,至于我在哪一层你自己慢慢猜吧~”
卷毛转向左边,提高了音量:“这怎么猜?你好歹给个标志物还是什么的吧?”
电话那头似乎心情很愉悦似地回复:“给了标志物还要你猜干什么。我先去洗个澡啊~”

嘟——嘟——嘟——
纯黑一下挂掉了电话,掀开被子,皱了皱眉。他不让卷毛上来是有原因的,被窝里一股昨夜信息素的味道,身上也是,这么放卷毛进来无异于引狼入室。纯黑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哼着小曲去洗澡了。
卷毛站在楼下,一脸黑线。他没想到时隔两个月自己居然又被纯黑关在门外不让进,还是现实中的。
卷毛一遍又一遍地拨打着纯黑的电话,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真的去洗澡了,一直都没有接,卷毛感觉耐心都快被耗光了,不停地走来走去。

好在这次纯黑没让他等太久,很快手机便叮地一声弹出了一条短信。
『三楼』
卷毛大步流星地朝楼梯门走了过去,摁响了门铃。

打开门的瞬间,卷毛有点傻眼。
纯黑头上顶着个毛巾,黑色略长的头发贴着脸和脖子,还在缓缓地滴水。纯黑穿着一套宽松的长袖睡衣,露出本身就比较白的皮肤。因为热水的刺激,有些地方还明显地泛红,比如指尖,耳朵,还有脸。
卷毛往里走了两步,顺手把门带上,有些不好意思地四下打量了几眼,客厅里空空的。
“呃…你家人不在吗?”
纯黑站在原地,一边擦自己还在滴水的头发一边答:“嗯,一般我妈在家但她去超市了。”
卷毛没答话,纯黑本来低头擦后脑勺呢,感觉不太对一抬头,就看到一双魔爪朝他的脖子伸了过来。

卷毛把因为在室外长时间打手机而有些发冷的双手猛地往纯黑脖子一贴,纯黑来不及闪躲,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大跳,洗澡冲得热热的脖子又一冰,“啊”地一声蹦了起来,挣开卷毛的手往楼上跑去。
卷毛充满了恶作剧得逞的愉悦感,一边嘲笑着纯黑的反应一边追过去。脑袋里还想着逞口舌之快的代价就是,追到二楼走廊尽头的时候,纯黑迅速地躲进了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哈哈哈哈哈哈,你居然躲门,太低级了,鄙视你啊!”
“我靠?你才低级好吗?这都是小学生才会玩儿的恶作剧了吧!”
“那哪个白痴还被吓到,哈哈哈哈哈哈~”
“你他喵的突然袭击好不?笑的跟个白痴一样。”
“我不管,总之你先开门”
“凭什么?”
“不开门难道隔着门玩游戏啊?”
“那有什么不行~”
卷毛掰了几下门把手,又用拳头敲了敲门板,“你先开门”
“不开。”
“开门!”
“不开”
“开门!”
“不开~”
“开门啊…”
“不~开~”
“我靠你个白痴,开门!”
纯黑在里面笑得不行,卷毛也咧着嘴角,他继续敲了敲门,突然感觉什么不太对,转头一看。

一个中年妇女手提着一挂面巾纸,站在走廊那边的楼梯口,打量着他。

“呃…”卷毛站直了,“…阿姨好?”
纯黑的笑声戛然而止,他咔嚓一下打开门,尴尬地看着送面巾纸上来给他的母亲:
“…妈你回来啦。”

Vitamine C*4:

牛油戟。内部非常的紧实,就是重糖重油让人觉得超级罪恶XD

仕女伯爵红茶依旧是心头爱,用来解腻非常合适。似乎最近我爹也有爱上的趋势。

伊.甸园:

送同学的生日礼物~~扫出来是我送同学的一段话。希望他收到会开心。
啊又这么晚真是每天刷新晚安的下线。。。。